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租房 天津同志租房 河北同志租房 山西同志租房 内蒙同志租房 上海同志租房 江苏同志租房 浙江同志租房
安徽同志租房 江西同志租房 广东同志租房 海南同志租房 湖南同志租房 湖北同志租房 河南同志租房 辽宁同志租房
四川同志租房 云南同志租房 贵州同志租房 广西同志租房 福建同志租房 吉林同志租房 山东同志租房 重庆同志租房
重庆同志租房 广州同志租房 重庆同志租房 四川同志租房 湖南同志租房 上海同志租房 重庆同志租房 重庆同志租房
广州同志租房 重庆同志租房 广州同志租房 贵阳同志租房 太原同志租房 重庆同志租房 广州同志租房 一同同志租房

香港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香港同志 门户 新闻 香港同志新闻 查看内容

广州大学城同志村上春树:别人是很容易的事

2019-4-16 10:5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3| 评论: 0

摘要:   季,也都有各种声音跳出来开些早就不好笑的赔率玩笑……然后,关于这些不同声音,又再有各种争论,甚至站队。   昨天看了《纽约客》的这篇,很有意思。这篇实际上是根据十年前以及最近的一次合并编辑出来的, ...
重庆同志会所

  季,也都有各种声音跳出来开些早就不好笑的赔率玩笑……然后,关于这些不同声音,又再有各种争论,甚至站队。

  昨天看了《纽约客》的这篇,很有意思。这篇实际上是根据十年前以及最近的一次合并编辑出来的,内容很丰富,有聊到他之前的写作生涯,以及跑步,音乐爱好之类,也说到了近况,比如做DJ什么的。在里村上春树坦诚地回答了很多问题,但又有几处村上又像个可爱的倔老头,很逗。

  村上春树:上次我们进行是十年之前,这十年间发生了很多重要的事。比如说,我老了十年。那是很重要的事——至少对我来说如此。我一天天老去,比起年轻的时候我会用不同的方式来看待自己。如今,我想努力成为一个绅士。如你所知,成为绅士和小说家并不容易。这就像是一个想成为奥巴马或特朗普一样。不过我对绅士小说家有个定义:首先,他不会谈论自己所付的所得税;其次,他不会写自己的前女友或前妻;再者,他不会考虑诺贝尔文学。所以,黛博拉,关于这三件事请不要再问了。我会惹上麻烦的。

  黛博拉·特瑞斯曼:你把我要问的都说光了!实际上,我想从你最新的那本书开始,你的新小说《刺杀骑士团长》。那本书关于一个妻子离他而去的男人,他后来住在了一位老画家的家里。而他到了那个房子之后,很多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其中有些似乎是从地上的一个洞里出来的——某个枯井。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出小说的这种前提的?

  村上:你知道的,那是本大部头,写了我大概一年半的时间,但它起初只是一两个段落。我把那些段落写下来后放在了书桌的抽屉里,然后就忘了。后来,大概三个月还是六个月后,我有了灵感,觉得自己能将这一两个段落发展成一部小说,于是我就开始写了。我没什么计划,没有日程表,也没有故事线:我只是从那一两个段落开始不停写。故事引领着我到达结局。如果你有计划的话——如果你从开始的时候就知道结局的话——写作小说就没什么乐趣了。你知道,一个画家也许会在开始画画前打些草稿,但我不会。有白画布,有画笔,我就直接上手画了。

  黛博拉:小说里有个角色——或者说概念——是以莫扎特歌剧《唐璜》里骑士团长的形象出现的。为什么书会以这个概念,这个角色为中心?

  村上:通常我写书都会先有书名。写这本时,我想到了《刺杀骑士团长》,接着我就写出了这本书的第一个段落,然后我就想知道如果继续写的话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在日本是没有“骑士团长”的,我能觉察到这个书名的奇特,但我很喜欢

  村上:角色对我来说很重要。通常我不会采用人物原型。在我的写作生涯里,我只用过一次——他是个坏家伙,某个我不喜欢的人,而我想写他。不过就只有那么一次。我书里塑造的其他角色都是从零开始的。一旦我创造出一个角色,他或者她就会自然而然地行动,而我只需要看着他或她行动,说话,做事情。我是个作家,我在写东西,但同时我又觉得自己是在看一本令人兴奋的,很有意思的书。所以我很享受写作。

  黛博拉:书里的主角不但听歌剧,还会听一些你在书中提到的其他音乐作品。你的角色往往都会听些特定的乐队或者某些类型的音乐。那对你塑造他们有帮助吗?

  村上:我在写作时会听音乐。所以音乐很自然地就进入到了我的写作。我不会特意考虑是哪种音乐,但音乐对我来说是种食物。它给予了我写作的能量。所以我会经常书写音乐,而且多数时候我会写我喜爱的音乐。这对我的健康有好处。

  村上:一只都没有。每天早上我都去屋子附近慢跑,通常会看到三四只猫——它们是我的朋友。我会停下来和它们打招呼,它们就会我;我们彼此很熟悉。

  黛博拉:纽约客当初刊载《刺杀骑士团长》的节选时,我曾问过你关于你作品中的虚幻元素,你说,“当我写小说时,现实和虚幻都是很自然地融合在一起的。并不是我有了个计划之后,遵循着去写,但我越是以现实主义的手法去描写现实,虚幻世界就总会浮现出更多。对我来说,一本小说就是一场派对。谁想加入都可以加入,那些想离开的人也可以随时离开。”所以,你是如何邀请人物和事件来这个派对的?或者说,你写某个地方时,是如何让他们不请自来的?

  村上:读者们时常告诉我在我的作品中有一个虚幻世界——主人公会去往那个世界然后又回到真实世界。但我总是无法看清虚幻世界和真实世界之间的界线。所以,很多情况下,它们都是混在一起的。在日本,我认为另一个世界是很接近我们的真实生活的,所以,如果我们想去另一边,那不是多难的事。界我有种印象,去往另一边就不是那么容易;你必须经历一些才能去往另一个世界。但是,在日本,如果你想去那的话,那你就去好了。所以,在我的故事里,如果你去往一个井底,那就会有另一个世界。而且你不必说清楚这边和那边的不同。

  村上:不一定。我想这跟好奇心更有关系。如果有扇门你可以打开并且进去的话,你会去开门的。这只是好奇心。里面有什么?那边是什么?所以,这就是我每天在做的事。当我写小说时,我每天早上大概四点起床,然后去我的书桌开始工作。这发生在一个真实的世界。我喝真实的咖啡。不过,一旦我开始写作,我就会去往别处。我打开那扇门,进到那个地方,看那里发生的事。我不知道——或者说我不在乎——这到底是真实世界还是虚幻的。我集中精力写作时,会越去越深,进而进入某种地界。当我在那时,我会一些奇怪的事情。但我看到它们的时候,以我的眼睛来看,它们又很自然。那里如果有存在的话,靠近我,也许它是会有什么信息的,我就是想抓住那些信息。所以我会环顾那个世界,描写我的所见,然后再回来。回来很重要。如果你回不来的话,是很恐怖的。不过我很专业,所以我能回来。

  村上:不,那会很恐怖的。我会将所有维持原位。当我不写作的时候,我是个很普通的人。我尊重日常生活。我每天早早起床,晚上九点左右,除非有棒球赛。我还跑步,游泳。我是个普通人。所以当我沿街散步时,要是有人对我说,“对不起,村上先生,很高兴见到你。”我会感觉很奇怪,深圳同志,你知道的。深圳同志会所,我没什么特别的。为什么看到我会很高兴?但我想当我写作的时候,我确实会有些特别——或者至少说奇怪吧。

  黛博拉:有个故事你谈论过多次了,说四十年前,在一场棒球赛上,你突然意识到,我也能写小说,即便此前你还未尝试过。你在回忆录《当我谈论跑步时我在谈论什么》说到,“这就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天飘落,而我明白无误地抓在了手中”。那个东西就是写作的能力——或者是你可以尝试一下的想法。那么,如果你如此普通的话,你觉得这东西又是从何而来,或者说,为什么会掉向你呢?

  村上:某种顿悟吧——就是这样。我喜爱棒球,时常去棒球场。1978年时,我29岁,我当时是去东京的棒球场看我最爱的队伍,养乐多燕子队。那天是开幕战,一个大晴天。比赛在第一局就打出了二垒安打,在那个瞬间,我就有了我也能写作的想法。也许我喝太多啤酒了吧——我不知道——但在那会儿我就是得到了某种顿悟。在此之前,我什么都没写过。我是个爵士酒吧的老板,每天都忙着做鸡尾酒和三明治。我三明治做得很棒!但那场比赛之后,我就去文具店买了些文具,然后就开始了写作,后来就成了作家。

  村上:我的写作改变了许多。刚开始写作时,我并不知道如何去写——我写作的方式很奇怪,但人们偏偏很喜欢。如今我已不太在乎自己的第一本书《且听风吟》了,对我来说它出版得太快了。很多年前我坐在东京的列车上看书,一位很漂亮的女孩过来对我说,“您是村上先生么?”“是的,我是。”“我是您的书迷哦。”“十分感谢。”“我读了您的全部著作,很喜欢。”“谢谢,谢谢。”然后她就说,“我最喜欢您的第一本书——我认为那本书写得最好。”“哦,您是这样认为么?”然后她又说,“您越写越差了。”所以我已经习惯被了。但我并不同意。我觉得自己是越写越好了的。四十年来我都在努力写得更好,我认为我做到了。

  那位火车上的女孩让我想到一位叫Gene Quill的爵士乐手。他是个吹萨克斯的,在五六十年代很出名。但就像那时候任何一位吹萨克斯的乐手一样,他也深受Charlie Parker的影响。有天晚上,他在纽约的一家爵士酒吧演出,当他正要离开演奏台的时候,一个年轻人上前对他说,“嘿,你吹的一切都只是吹得像Charlie Parker罢了。”Gene问,“什么?”“你吹的一切都只是吹得像Charlie Parker。”于是Gene作势将自己的萨克斯递给那家伙,说道,“给,你吹个Charlie Parker试试。”我想这段轶事说明了三点:一、别人是很容易的;二、原创是很难的;三、但总有人会去做的。我就是这么做了四十年;这是我的工作。我想我只是个做自己该做的事情的人,就像清理水槽或者负责收税的人一样。所以,如果有谁难为我的话,我就会递上我的乐器,对他说,“给,你来吹!”

  村上:当我写那两本书时——《且听风吟》和《1973年的弹子球》——我发现很容易写,但我对那两本书并不满意。我如今依然不满意。那两本书写完后,我变得更有野心了。我写了《寻羊冒险记》——我第一部长篇小说。(另外那两本更像是中篇小说。)我想那大概花了我三四年的时间——我的确得挖一个洞才能获取源泉。所以我认为《寻羊冒险记》是我写作生涯真正的开始。起初三年,我写作的同时依然还是爵士酒吧的老板。我会在凌晨两点结束工作,然后坐在厨房桌子边写作。对我来说太耗精力了。前两本书之后,我决定卖掉酒吧,成为全职作家。但那个酒吧其实经营得不错,每个人都跟我说不要卖。

  村上:当我写《寻羊冒险记》的时候,我是很兴奋的,因为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总是迫不及待地等待第二天的到来,这样我就会知道发生什么了。我想要去翻页,但没有书页。我得自己写出它们。

  村上:我从未经历过什么写作障碍。一旦我坐在书桌旁,自然而然就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如果不知道的话,或者我不想写什么的话,我就不写。广州同志会所,总是让我写点什么,我总是说不。我只会在自己想写的时候写,只写自己想写的,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写。

  村上:不会。我不做梦的。故事就是故事,梦就是梦。对我来说,写作本身就像是做梦 。当我写作时,我会有意地做梦。我可以随时开始,随时停止,并且还能延续到第二天。你睡着后,如果做了美梦,梦到一块大牛排,上好的啤酒,还有漂亮的女孩……醒了之后,这些就都没了。而我是可以第二天继续的。

  黛博拉:几年前你告诉我,当你写作一篇小说时,你存着一个列表,是些想法或短语,像是“一只说话的猴子”或者“一个消失在楼梯的男人”之类,当你完成小说坐下写故事时,你说,“每个故事都会有两三个事物取自这个列表”,你时常这么干么?

  村上:那是我在同时写六个故事的时候。所以我需要这些关键词来帮忙。如果是写一本小说的话,我就不需要了。我的准则是,每次都尝试些新东西。我早期的大部分书都是用的第一人称。在《1Q84》里,我写了三个第三人称的角色。那对我来说是个挑战。通常,我的叙述者,我的主人公,都是一个我可以成为的人,但那并不是我。那时某种可以选择的,你知道么?在生活中,我就是我自己,我无法成为别人,但在小说中,我可以是任何人。我可以换位思考。你可以将之称作某种治疗。如果你能写的话,你就不会被,你就能成为别人——你有那种能力。

  黛博拉:你大概是在开始写作的同时开始跑步的。我知道有些人在走时喜欢在脑子里写作;走的节奏会帮他们。你在跑步的时候会想着写作么?

  村上:不,一点也不。我在跑步时,就只是跑步。我会放空自己,我不知道自己跑步时在想些什么。也许什么都没想。但是,你知道的,你必须很强壮才能写作很长时间。写一本书没那么难,但持续写很多年几乎是不可能的。你需要专注和耐久的力量。我有时候写很不健康的东西,怪异的东西,扭曲的东西。我觉得你得非常健康,才能写那些不健康的东西。这是个悖论。有些作家的生活过得很不健康——比如说波德莱尔。但,以我之见,那些日子已经过去了。如今是个很复杂的世界,你必须很强壮才能下去,去度过那些混乱。我是在30岁的时候成为了作家,我开始跑步是在32或者33岁的时候。我决定每天都跑,因为我想知道会发生什么。我想人生就像是某个实验室,你可以尝试任何事。我想最终这对我是有好处的,广州同志,因为我变得强壮了。

  黛博拉:写作,就像跑步,是很孤独的追求。你从一个很社交的爵士酒吧——在那里始终有人们围绕着你——转变成从事独自一人的工作。哪种你觉得更舒服?

  村上:我不怎么社交。我喜欢独自置身在某个安静的场所,有很多黑胶,也许,还要有猫,以及电视,能看看棒球赛。我想这就是我要的一切。

  黛博拉:你有次曾说你的人生梦想就是坐在某个井底。你已经塑造了很多这样的角色。在《刺杀骑士团长》里,免色就是如此。为什么?

  村上:我很喜欢井。我喜欢冰箱。我喜欢大象。有很多我喜欢的东西。当我写这些我喜欢的东西时,我很高兴。当我还是个孩子时,在我的家中有一口井,我总是往那口井里看,然后我的想象就生长。雷蒙德·钱德勒也有个短篇是关于掉落枯井的故事。我很喜欢那个故事。

  村上:不,不,不。很的。我只在自己的想象中进入。不过我也很喜欢洞穴。当我环游世界的时候,如果我看到一个洞穴,我就会进去。我喜欢洞穴,不喜欢高的地方。

  黛博拉:多年前你在《巴黎评论》的评论里说到,你的故事的驱动总是“失去、寻找和发现”。你觉得现在是否依然如此?

  村上:是的。那是我虚构作品的一大主题——失去了某样事物然后寻找然后发现。我的角色总是在寻找某些丢失的事物。有时候是一个女孩,有时候是一个原因,有时候是一个目的。但他们都是在找某个重要的事物,关键的事物,那个事物丢失了。但一旦角色找到了,又会有某种失望。我不知道为什么,但那就是我小说的主题——寻找某样事物,然后发现,但不会是结局。

  黛博拉:通常你书写的人物,不知怎么的,都有些迷失,情感上或者是存在的意义上,他们在这个世界似乎并不自在。

  黛博拉:你的小说总是围绕着一个谜团。有时候你会解决那个谜团有时候你则是任其放置。是因为你想让作品对读者更,还是说,你自己也并不总是确定如何解决?

  村上:当我出版了一本小说,有时候朋友就会打电话问我,“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我就会,“那就是结局。”但人们总期望有续集。在我出版《1Q84》后,我知道一切接下来还会发生的时。我可以写个续集的,但我没有。我想这也许就像是《侏罗纪公园4》或者《虎胆龙威8》一样。所以我只会把故事放在自己的脑子里,我很享受这样。

  村上:我觉得不会。我想它会一直留在我的脑子里。续集的主人公是天吾16岁的女儿,那是个很有意思的故事。

  村上:我喜欢石黑一雄的作品。他是我一个朋友。每次他出新书了,总会跟前一本很不一样。很有意思。但对我而言,主题和主旨不会太有差异。我不喜欢写续集,但从一本书到另一本,气氛不会有多大差异。我只是一个人,以自己特定的方式思考。这个我无法改变。但我不想一再写同样的东西。

  黛博拉:在你特有的写作风格中,时常会有复杂和密集的想法,但文字本身并不艰深晦涩。句子都很简单明快。这是有意制差么?

  村上:很多作家会以复杂困难的方式来写细小浅薄的东西。我想我所追求的是以很简单的笔调来写严肃、复杂和困难的事情,这样读者能够流畅阅读。为了写这种困难的事情,你必须充分地挖掘,挖得越来越深。因此,在这四十年的写作里,我已经锻炼出了这样的技巧。我想如果你是个虚构作家,而你又太聪明的话,你是无法写作的。但你如果是个笨蛋,你也无法写。你必须找到两者之间的平衡。那是很难的。

  村上:是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但当我读自己书的英文版时。我觉得,哦,那就是我。那种节奏,那种行文风格,都是一样的——几乎一样。

  黛博拉:你自己也是个翻译家。你将F.S·菲茨杰拉德,杜鲁门·卡波特,雷蒙德·卡佛,还有些其他作品翻译成了日文,现在你又在翻译约翰·契弗。你翻译的这些作家,有什么吸引了你?

  村上:很简单。我翻译那些我喜欢读的书。我翻译了所有雷蒙德·钱德勒的小说。我非常喜欢他的风格。《漫长的告别》我看了五六遍。

  黛博拉:当你翻译的时候,你得发出另一个作家的声音。某种意义上,你必须要成为菲茨杰拉德,或者钱德勒,或者契弗。而你有自己很清晰的文学风格,这对你是挑战么?

  村上:是的。我很喜欢F.S.菲茨杰拉德——我翻译了很多本他的书——但他的风格与我的迥异,他的风格是那么的美丽和复杂。时至今日,我还从他的写作学到了很多东西——他的态度吧,我想,他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雷蒙德·钱德勒的风格和他的世界跟我的也非常不同,我也也从他那学习。

  村上:为什么契弗?多年来我都很喜欢他的短篇小说,但契弗在日本并不流行。很少人读过他的作品,因为太美国了,我想,也太1950代了,还有,太中产阶级了。我认为不会有太多日本读者喜欢他的作品,但我喜欢,所以这是个挑战。

  村上:会有影响的,我觉得。当我开始写作时,我没有导师,没有老师,没有同学,没有文学伙伴。我只有我自己。所以我从书里面学了很多。当我还是孩子时,我很喜欢阅读,因为我是家中唯一的小孩。我没有兄弟姐妹。我只有书和猫——当然了,还有音乐。我不喜欢体育。我是那种喜欢读书的小孩。当我还是少年时我喜欢俄罗斯小说: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随着时间流逝,我从那些书里学来的越来越有用。上大学时,我有些同学想成为作家,但我觉得自己没什么天赋,所以我就开了个爵士酒吧,让音乐成为我的职业。

  村上:还是孩子时,我弹钢琴,但我没那种乐器的天分。当我15岁时,Art Blakey & the Jazz Messengers来了日本,我去了那场演出。在那之前我根本不知道爵士是什么,但从那晚之后我就成了一个狂热的爵士乐迷。我大概从五十多年前开始收集唱片。我妻子总是抱怨,你知道的。我在家中有很多爵士唱片。但我从音乐中学了很多关于写作的东西。我想有三个很重要的元素:节奏,协调,和即兴。我是从音乐里学了这些东西,而不是从文学。当我开始写作时,我就试着像表演那样来写。

  黛博拉:你的父母都教文学。他们对你从事写作的决定感到开心么?他们有没有想让你去当工程师或医生?

  黛博拉:上次我们聊到,你说9/11改变了这个世界——不只是真实的世界还有你想在小说中写的世界。我想知道其他的灾难是否也有此影响——比如说2011年日本的海啸还有福岛核泄漏事件是否改变了你的小说。

  村上:是的,1995年地震后,我写了个短篇集,叫《神的孩子全跳舞》。是我的家乡,整个城市,包括我父母的发工资,都被地震摧毁了。我那时候在。我在美国待了四年,近乎是种移居。当我在电视上看到那些场景时,我就想,作为小说家,关于地震我能做些什么?我想我能做的就是想想在那场地震中都发生了什么。所以我就这么想象。大部分情况下,我在写小说的时候都不会做调研,因为想象就是我的资产,我的天分。我想全力自己来。但在同一年,两个月时之后,东京地铁又发生了沙林毒气事件。我那时候也不在日本。我在和上读了所有的文章,但我读不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我想知道在那天,在那些列车上,到底真正发生了什么。我想听到的时,在满载的列车上,那些毒气的气味,所以我决定自己搞个水落石出。我采访了沙林毒气的者,我问他们我自己的问题。他们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他们是怎样的人。我将这些事情写下来,出版了一本非虚构的书,《地下铁事件》。我那么做是因为没别的人做,我有自己想问的问题和好奇。做这些访问花了我一年时间,我想这一年改变了我。那真是很好的一次经历。我那年什么都没写,只是听那些声音。那些声音依然在我身体里。我相信那些声音,那些真实的声音。那些乘坐列车的人都是普通人,没什么特别。他们在东京的某个早晨,上了一辆满载的列车通勤,然后突然有人打开了装着沙林毒气的塑料袋,他们中有些人就那么死了。这是个很超现实的情形,但他们的声音很平常。奥姆真理教的不是普通人,因为他们在寻求某种真理或者绝对的真理。但是者是普通人,他们在自己通勤的上。我也采访了那些,但他们的声音我没什么印象。

  村上:因为是我的家乡,对我来说太真实了。我有很多朋友在那儿。如果我采访那些人的话,我会太抑郁太难过了。但在小说里我可以构建自己的世界,所以对我来说容易一些。会在你的脑子里凿洞,然后贯穿你的身体。会切断重要的通。地震之前,我们会觉得土地可靠,但之后不会了。它可以变得不稳定,无法预期,松软。我想那就是我想写的。

  那之后,又发生了很多灾难——9/11,海啸,以及其他。我问自己,我能为这些遭受灾难的人们做些什么,我想,我能做的就是写出好的小说吧。因为当我写出好的故事,我们就能更好地理解彼此。如果你是个读者我是个作家,我不认识你,但在小说的地界,我们之间会有个秘密通道:我们可以用潜意识将信息传递给彼此。所以我想那就是我能够贡献的方式。

  黛博拉:出版《海边的卡夫卡》之后,你做了个网站,人们可以问你关于书的问题,或者告诉你他们的想法——而你会回答其中一些。你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是在那本书之后?

  村上:我很好奇啊。那个有时间的,但我收到了很多邮件。我不记得多少了——大概三万吧。但我每封都读了——眼睛看伤了!我回复了其中大概3000封。那是个艰苦的工作,但我想我大致知道了都是什么样的人在看我的书,还有他们如何看待我的作品。他们当中有些问了愚蠢的问题。有个人问我鱿鱼的触须;鱿鱼有10个触须,他想知道那些是手还是脚。他为什么要问我这个?我的回答是:你放10只手套和10只袜子到鱿鱼的床上。当他起床时,看他选袜子还是手套,你就知道答案了。我不知道鱿鱼睡不睡在床上……不过我大多数问题我都很喜欢。

  村上:我是个作家,在书房写作是我的。我在某个时候打定了主意,什么都不干,就只写作——那就是我的决定。但进来我开始当dj了,我被东京的一个找去当了dj,所以,我正在干那个。

  村上:他们告诉我,我可以选我喜欢的唱片,说我想说的线分钟。所以我想,何乐而不为呢?我放的歌很杂,从Billie Holiday到Maroon 5都有。

  黛博拉:我想你曾说过,在日本当作家某种程度上是很浮华的,那是个很公开的职业,而你很自己的平常。你是如何结合这二者的?

  村上:老实说,起初我并不喜欢日本的文学世界。我是个局外人——害群之马,主流世界和传统日本文学的一个侵入者。有些人说我是日本文学的新声,有些人则说我是个朋克。所以我有些迷糊和困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像是《爱丽丝梦游仙境》一样。所以我逃离了日本,去了海外。一开始去了意大利和希腊,待了两三年时间,然后写了《挪威森林》,在日本人们很痛很那本书。

  村上:卖了200多万,但人们很恨我,所以我又去了海外。我去了的普林斯顿。那是个很无聊的地方——美而无趣。后来我又去了的塔夫斯大学。那有个芬威球场,广同!所以那还不错。

  村上:是的,在1995年,我觉得我自己应该回家,去看看我能为人们做些什么。不是为这个国家,不是为这个社会,而是为我的人民——那是我的想法。

  村上:我不会这么想。我的故事就是我的故事。它们不属于任何一个分类。但我用日文写作,我书中的角色,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日本人。所以我认为自己是个日本作家。我的写作风格不属于任何地方。

  村上:哦,是的,这很奇怪。当我开始写作时,我的读者都是20多岁或者30出头。如今,四十年后,我的读者大多数依然还是20多岁30出头。好处是,我好些第一代的读者还在看我的书,他们的子女也在读。当一个家庭中有三四个人都在看同样的书时,我是很高兴听到这样的事的。我一个朋友有10多岁的孩子,也有20多岁的。他说,他们平时基本上不交谈,父母和孩子都是。他们唯一会聊的话题就是我的书。

  “骑士团长又用手掌摸了一会儿下巴的胡须,好像想气了什么。“弗朗茨·卡夫卡很喜欢坡,”他说,“他对所有的坡都是十分喜爱,喜欢看建在坡中央的房子。他会坐在旁盯着那样的房子,一盯就是好几个小时。从来都看不厌,就那么坐着,或歪着头,或挺直着脖子。真是个怪家伙。你知道这个么??”弗朗茨·卡夫卡和坡?“不,不知道”,我说,听都没听过。“但那种事就算知道,能加深对他作品的了解么?”

  村上:弗朗茨·卡夫卡喜欢坡:那是个谎言。我的。但不是很妙么?弗朗茨·卡夫卡很有可能就是很爱坡。

  黛博拉:那是小说。你可以。但如果是真的呢?比如说如果我们知道你喜欢猫,会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你的作品么?

  村上:我不知道。她说我不是她最喜欢的作家。但她总是很严肃地我的作品。她是我的第一个读者,每当我写完就会把手稿给我的妻子,然后她就阅读,之后归还草稿,并且附上两百张便利贴。我很讨厌便利贴。她会说,“这些部分你应该重写!”

  村上:是的,我会。然后我再把重写过的再给她,这回她归还的时候会在附上一百张便利贴。少多了——很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无标题文档
男男之间:霸少的地下宠男(图) 军同小说:我的班长哥哥 小说:当鸭子遇上权贵 发生在重庆的真实故事 军警同志:与交警的爱
痞子姐夫和GAY小舅子 男同小说:你说爱我已太迟 知道阴茎为什么弯曲吗 一夜情之后的真实感受 我和连长的爱情
同志小说《我的MB男友》(图) 耽美小说:男色如刀 父亲的秘密 一段真实的男男性体验 霸少的地下宠男
处男的第一次应如何进行? 我迷失了自己 小帅老师,你是吗? 一个警察与武警的故事 帅哥运动员的同志故事
同志小说:纯一男孩 两名男同性情侣介绍卖淫被抓 从性开始的相爱 和朋友的兄弟上床 老赵与狗
小说 今夜,我在你的身下 高考状元扮伪娘迷倒直男们 激爱之夜 我的模特男友 军官的儿子
发生在重庆的真实故事 男人下体10个难言之隐 我和伟的这些年 再见吧,酒吧歌手 分手不落泪
裸睡给男人带来的意外好处 同志小说:红尘激荡 初中少年的性事 我是一个24岁的处男 林家三兄弟
军同小说:我的班长哥哥 写个某个曾经是gay的直男 那些缠绵悱恻的夜晚 原创同志小说:北京老逼 一见钟情就喜欢
同志小说:我的MB生涯 同志精品小说:我和伟的这些年 我的初恋是直男 大学生同志浴池打工 昨夜花开
同志精品小说:我和伟的这些年 我和帅小子的同性爱 王大名的GAY世界 偷看我洗澡的小外甥 裸睡给男人带来的意外
同志故事:军官的儿子 我和帅医生的故事 搞基小说:车震 公司的超帅保安 我抢了同居室友的BF
直男富二代和GAY的故事 帅哥运动员的同志故事 激情小痞子 处男的诱惑 终极雇佣
他是男人,我也是 王大名的GAY世界 同志小说:等你回家 MB的后果 偷看我洗澡的小外甥
我和排球帅哥的爱情往事 那段粉身碎骨的恋情 同志小说:八年以候 我与男模的生死绝恋 男子失恋又失业
纨绔子弟别诱惑我了好吗 爱在彼岸 捐精成22个孩子父亲 刁蛮表弟笨表哥 原来姐夫也是一个gay
潘玮柏晒男男牵手照 教练与学员搞基小说:车震 三快男被爆是同性恋 悲戚男男网恋 男人阴茎短小
武汉:丈夫拒绝同房被疑同性恋 军人同志小说:亲密班长 同志伴侣标准性爱顺序 球疯子 阴囊上为何“青筋”暴起
谈性说爱:从科学层面解析肛交 激情小痞子 男人阴茎短小的四个原因 军校的冬天有点冷 男男做爱 速度和深度
七年夜上海!同志真实生活回忆录 偷看我洗澡的小外甥 出轨以后 健身教练和他的交警BF 宿舍人发现我是gay的囧事
一夜换七人淫乱不堪 男人“硬不起来”的七种误区 高中运动男生 我的班长哥哥 上海同志酒吧奇遇
我的同性恋情人是小舅子 男人们那话儿的“大”情结 师从同门(技师的故事) 那夜差点上了他 90后男生幸福宣布结婚
短篇同志小说 今夜,我在你的身下 男人裆部为何特别脆弱? 故人床事 我的老公是老大 男同志讲述圈子里的恶心事
监狱同志故事:18号牢房 一个帅哥被强暴之后 我的第七任BF 诱拐在室男 我爱军男
学生GAY小说:高中运动男生 室友说是我勾引了他 年轻老师的同志情路 煤矿往事 与交警的爱
同志小说:和意大利直男同床共枕 东北小伙和上海男孩的大学恋情 当鸭子遇上权贵 黑帮老大的男宠 明天请留下我们的爱情
中年同志小说:他和我爸差不多大 父亲的秘密 红尘激荡 两个卡车司机的爱情 终极雇佣
宇少与宇飞的爱恋 爷,上完请给钱 初中少年的性事 你把身体给我 八年以候
校园小说:大学室友陪我四年日子 男人阴茎充分勃起才可同房 出轨以后 戏弄泳池帅气救生员 王子的激情
020tzzj 1t222 cqtzhs shtzzj sz1069s
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基地 天津同志基地 河北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内蒙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江苏同志基地 浙江同志基地
安徽同志基地 江西同志基地 广东同志基地 海南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湖北同志基地 河南同志基地 辽宁同志基地
四川同志基地 云南同志基地 贵州同志基地 广西同志基地 福建同志基地 吉林同志基地 山东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广州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一同资讯基地 广州同志新闻 广州同志基地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导航 四川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会所 同志健康会所 广州资讯会所
中国同志导航 浙江同志会所 太原同志会所 贵阳同志会所 厦门同志会所 沈阳同志会所
郑州同志会所 上海同志会所 湖南同志论坛 昆明同志论坛 武汉同志会所 江苏同志导航
辽宁同志会所 昆明同志会所 上海同志会所 香港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会所 广东同志会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昆明同志|重庆同志|郑州同志|上海同志|湖南同志|武汉同志|江苏同志|香港同志网.  

GMT+8, 2020-1-23 04:34 , Processed in 0.054270 second(s), 26 queries .

中国最大的最全的 香港同志!

© 2014-2015 香港同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