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租房 天津同志租房 河北同志租房 山西同志租房 内蒙同志租房 上海同志租房 江苏同志租房 浙江同志租房
安徽同志租房 江西同志租房 广东同志租房 海南同志租房 湖南同志租房 湖北同志租房 河南同志租房 辽宁同志租房
四川同志租房 云南同志租房 贵州同志租房 广西同志租房 福建同志租房 吉林同志租房 山东同志租房 重庆同志租房
重庆同志租房 广州同志租房 重庆同志租房 四川同志租房 湖南同志租房 上海同志租房 重庆同志租房 重庆同志租房
广州同志租房 重庆同志租房 广州同志租房 贵阳同志租房 太原同志租房 重庆同志租房 广州同志租房 一同同志租房

香港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香港同志 门户 故事 香港同志会所 查看内容

我想跟你再来一次

2016-4-16 07:4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39| 评论: 0

摘要: 穹走进我家的时候,先是四处观望了一下,我估计他看到了女人的鞋、外套以及洗手间里的女用化妆品和香水。然后他在我的对面坐下来。“她对你好吗?”穹低低地问。“还算幸福吧。”我的脸因为撒谎刷地一下红了。穹淡淡 ...
重庆同志会所

穹走进我家的时候,先是四处观望了一下,我估计他看到了女人的鞋、外套以及洗手间里的女用化妆品和香水。然后他在我的对面坐下来。

“她对你好吗?”穹低低地问。

“还算幸福吧。”我的脸因为撒谎刷地一下红了。

穹淡淡地笑了一下,算是回答我。然后他转头去看我养的一小缸热带鱼。

我拿出一支烟来抽。

“你呢?”我试着问他。

“嗯?”他转过脸来看着我,眼睛低下来,手中把玩着一个一元硬币。

“上个月分手了。”

“性格不和?”我又问。

“不是。”他抬眼定定地望着我,脸上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我真正爱的不是他,你应该知道。”穹摘下眼镜,用手指掠过眼角,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好了,不说了。”

“对不起。”我狠狠地吸了一口烟,把半杯浓烈的威士忌一饮而尽。

墙上的壁灯浓得化不开的黄光,温柔地将我们包围。

五年没见了,今夜的尴尬却是早也想到的。

“这种事没什么谁对不起谁的,你别这样说。”穹按下被他抛到空中又落回桌面急速旋转着的一元硬币。

我灭掉烟头,给自己斟威士忌酒。穹抬眼看着我,嘴唇微合。

周围的一切静下来。

我用手指指他压在硬币上的右手手背,“我赌正面。若我赢了,让我们重新开始。”

“你老婆呢?你老婆怎么办?爱情不是赌注,我不赌。”穹边说边起身走了。他的声音一直漂浮在空气中,久久都未散去。他留下一个冰冷的笑,眼镜和那枚硬币。

寂寞,黄光笼罩着的寂寞,排山倒海地向我袭过来。

我望着那群不用思想,自由自在游来游去的小鱼发呆。它们是否也会感到寂寞呢?

我和穹是初中时候的好友。

那时候,穹的极少。他和女生不多话,和男生也处不来。我是他唯一信任的人。在我面前,穹是开朗的。虽然在他阳光灿烂般的笑容背后,还是隐藏着那么一颗多愁善感男模匆膊怀1砺丁

穹说,学钢琴是因为他想亲自演奏肖邦。

我坐在穹的身边听他练琴,看他买给我的《军事天地》。###NextPage###

他在练琴的时间里我不说一句话。从哈农、车尔尼到巴赫,然后是库劳、克列门蒂、莫扎特、舒曼、门德而松、贝多芬、李斯特、海顿……最后,他总要完整地弹几首肖邦,我听得痴了过去。

穹说,你听到了什么?

我说很多,我喜欢肖邦的战歌,悲壮而苍凉,压抑和忧伤。

穹说,你还听到了什么?

想了五秒钟我说我听到了你脚踩踏板发出的木头声。

穹哈哈大笑。

穹说,你就没听到我的心吗?

他用力地按下最左边的琴键。那低音此起彼伏地撞击着我的心灵,像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穹对着我撇嘴笑了一下。

初三毕业的文艺汇演,穹的钢琴演奏作为压轴被排到晚会的最后。

现场一片沸腾。哭声、笑声交织在一起。人总是等到了真正要分离的时候,才会真正明白,原来即使是在车站等车的相处,对大家来说,也都是幸福的。

穹和我坐在一起,一直小声说话。我说你一点也不紧张呀?

穹说,我只当做弹给你一个人听。

登台之前,他说仔细听我的心,然后告诉我你听到了什么。

我无语。

穹不紧不慢地走到台上,行礼。就在他抬起头来的瞬间他朝我诡异地笑。我呆在原地有几秒钟什么也没想,直到穹的琴声响起来。

依然是肖邦。那忧郁的a小调圆舞曲和激荡澎湃的战歌让我陶醉。穹的手指在琴键上飞速疾驰,时而又宛如海妖的歌声般轻柔、细腻。我想起穹说的话,学琴是为了亲自演奏肖邦。

等到最后一支曲子快结束的时候,整台晚会的气氛达到高潮。

一个邻班的女孩,手中一直紧捏着一支百合,瑟瑟地站在角落里。身旁的几个女生把她向台上推去。女孩脸上浮现出一片绯红色,木讷地站在台角。女生们像麻雀似的在台下叽叽喳喳,给女孩加油。女孩一步一回头地缓慢移动着脚步,台下急得直喊:“快,上啊!”

我在心里默默地鼓励她,看着她一步步地艰难地走着。

穹的演奏结束,最后的尾音拖得很长。女孩走到一半,小跑了过去。

女孩把花递给穹,穹用嘴接过那支百合。女孩转身想逃,穹把她拉回来,一起行礼。台下响起最热烈的掌声,口哨声和起哄声。大家欢呼雀跃。前排坐着的校长用力地鼓掌,口中直喊:“艺术,真正的艺术!哈……”

女孩慌张地逃窜下来,和那几个女生嘻嘻哈哈地互相追逐着,消失在黑暗中。整场晚会结束,大家峰拥而散。我看着女孩的背景,说不清自己在想些什么,竟莫名地鼻子一酸,掉下泪来。

穹下台来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这花送你了,真希望刚才献花的是你。

他的第二句话是:喂,你怎么哭了?

我从餐桌上醒来的时候,时针指向凌晨三点,我的肚子提醒着我,我还没有吃晚饭。

我给热带鱼撒下鱼粮。

我看到了餐桌上的硬币,它正面朝上寂寞地躺在那里。

我听见了外面豆大的雨滴倾泻到地面上的声音。除此之外,一切静得令人颤栗。我走进浴室沐浴。热水从我头顶顺流下来,我紧闭双眼。曾经和穹一起洗澡时嬉戏疯打的场景,一幕幕地在我眼前上映。这让我留恋。

我披了睡袍靠在沙发上,没有丝毫睡意。我把电视打开,又关上了。我不愿四周的寂静被其他任何的声音取代。有时候,我喜欢享受孤独。

我拿出烟来抽。

那年毕业,我考进省警校,穹升入市重点高中。两个人保持着书信的来往,一个月难得见上一面。我对他的思念与日俱增。

穹在信中告诉我说,高中的同学人际关系很淡薄,他没有一个好。半个学期过去了,他也只和周围几个男女同学说过话。大部分同学的名字他都不知道。他说高中的课程好难,他有点适应不了。他说他有厌学的情绪。

穹说,他很想念我。

我在学校收到信很难过,打电话给他要他好好地学,多试着和身边的同学相处。

穹说,好。

我在电话这边说不出话来,他的声音哽咽。

放假的时候,我们在冬夜里都市绚丽的霓虹下相肩而行,如同两个迷离于世间寂寞的躯壳。

有一夜,穹约我在他家楼下的花园见面。他手中拿着一瓶蓝色的威士忌酒,那种烈性很强略带苦味的洋酒。

两个人抽烟、喝洋酒、胡乱地说话。

我把包装看起来很粗糙装有三张肖邦CD的盒子递给穹。###NextPage###

“送我的?”

“嗯,我亲手包装的。”

“离生日还早哩。”穹一边说一边小心地撕去横七竖八纠缠着的胶带,一条条地慢慢撕开。

“谢谢,好高兴。”穹的脸上绽出稚气的笑容。他扶了扶眼镜。

后来我们喝得烂醉,把中午吃的东西,上午吃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我们被保安赶出了花园,相互搀扶着走到街上去。

夜已经深了,街道上没几个人,穹一直乱说话,说着说着他就哭出来了。

我说,哭吧,哭出来会好一点。他就使劲地哭。我说,你为什么哭?他说你不会理解的。然后他就靠着我什么也不说,双肩耸动。

我立在原地,小声地在他耳边喊他的名字。我说,穹告诉我你为什么哭好吗?他拼命摇头,也不说话。

我说,穹有什么事是不能够让我知道的吗?

他仍靠着我,半天不响。

我用手去抚摸他的头发,他把头抬起来,用绝望的眼神看着我。他的眼睛红肿着,闪着晶莹的泪。

穹说,你真的想知道吗?

我点头。

穹说,我是同性恋,行了吧。

我用力地把他抱过来,我说,不是说出来了吗?说出来就好了。这事儿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穹又开始在我身上抽泣,你一直知道吗?穹说。

我说是。

穹说,但我爱上你了。

我说我知道。

我们没有再说话。

凌晨二点钟,我们坐在街边依靠着,身旁偶尔路过夜归的人,游魂野鬼般地四处张望,急促地呼吸着。走过的时候候似一阵风,目光将我们一扫而过,留下呼出的白雾溶化在昏暗的路灯中。

冬夜的寒气直刺我的骨头,我冻得醒过来。穹被我用大衣裹着,蜷缩在我怀里酣然睡去。

我听见开门和女人的谈话声时,已经是早上十点多了。慌忙中我起身走进卧室,换好了衣服出来。玲和她的亲切地和我打招呼。

玲是我的妻子,名义上的妻子。她其实是我在网上征的室友。我在广告中说,“我想找一个女同志结婚合租一套房子。婚后互不干涉对方的私生活,有缘的话愿意长久地做。”我还简单地介绍了自己。玲打了我的传呼约我见面。

见面的一刹,我就喜欢了她。清秀的脸,干净清爽的短发,淡妆。棉布的烟灰色T恤,洗得泛白的旧牛仔裤,踏了双平底细带子凉鞋,身上不经意间有淡淡的古隆水味道。

第二天,我就带她去见了我的父母。父母亲惊喜,也喜欢她。我说我们想马上结婚。一周后,我们就找到房子结了婚。

我招呼她的随便坐,去冰箱里拿了果汁和水果出来给她们。那女孩很大方地接过,道了声谢谢。

坐了半个小时,她们邀我去吃饭,我说改天吧,她们就笑着走了。

我感到虚脱,给自己冲了速溶咖啡。走到镜子面前,一夜未眠使我看上去似乎老了许多。

打开CD,王菲的歌声传出来:

还没好好的感受雪花绽放的气候,我们一起颤抖,会更明白甚麽是温柔

还没好好的感受醒著亲吻的温柔,可能在我左右,你才追求孤独的自由

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没有甚麽会永垂不朽,可是我有时候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说不清楚我和穹之后的关系是还是恋人。或许我们从来就是恋人,只是没有这样的一个名词来给那种关系定义。

我们做恋人们会做的事,说恋人间会说的话。我们亲吻、做爱。肌肤的接触给两个人孤独无奈的灵魂赋予了新的生命。但那时的我们似乎还嫌太小了,爱情是有的,不过像是缺了什么。

有一次穹问我,你会不会喜欢其他的男孩

我摇头。

穹说,那女孩呢?

我说不知道。

穹突然就哑了。

我亲吻他的唇,我说我真的不知道,至少我不会接受其他的男孩子。我说,我只爱你。

穹说,还是做回从前的好吧。我们也不可能永远这样,你会有新的生活。

我说你想得可真远。心底一阵惆怅。

我们含糊地接吻。这份回忆如今想起来仍是痛楚。###NextPage###

穹那年十八岁,他辍了学,在一家酒店给别人做琴师。听说是他父亲的开的。

一晚,穹打电话给我,他只喂了一声,然后我们谁都没再说话,电话里尽是喘气的声音。

后来,我在门上看到他留下的字条,只有一句话:“彬,我想自己出去闯一闯,别等我。”

这一走就是五个春秋。穹走了后,我才知道,原来距离上的遥远,反而能够唤醒人的心底对某人的思念和感情。

我肯定了自已对穹的爱。

穹走后的第三年,我闪电般地结婚。他终于来了电话,打到我以前的家里。我妈告诉他我这儿的电话和地址,以及我结婚的消息。

穹来信说他要回来了。还说他工作很顺利,也找到了合适的男,要我祝福他,并祝我新婚快乐。

穹刚才打来电话,说眼镜像是落下了。

我说,过来拿吧,我一直等着你。

话筒那边只有穹轻微喘气的声音,他什么也没说,然后电话就断掉了。

我想是没戏了。穹的眼镜在我手中晃荡着。一个人坐在鱼缸旁边看着它们发呆。我不敢确定穹会不会来,把门为他开着,时不时地向门口望去。最后我的头定在了那个向着门的角度,眼皮塌下来,干裂的嘴唇微张。

门似乎开了,房间里一片漆黑。铃两手提着盒饭和烤肉走进屋来,在我面前停住。袋子里的热气和香气一齐向我袭来。我抬头看铃一眼,又把头低下来。

“怎么了。灯也不开。”玲轻声地问。

我摇头,感觉到铃正用她两只敏锐的大眼睛看着我。

“他,回来了?”玲问,话语中有一丝喜悦,是在替我感到高兴。我抬头望着她,轻笑了一下,表情就僵住了。

“年轻人,你的眼里,尽是忧伤。”玲半开玩笑地说。“灯可以不开,饭可是要吃的。我买了你的份,快吃吧,还热着。”

我看着这个北方来的大姑娘,心里很是感动。站起来晃悠着把灯打开,穹的眼镜什么时候落在了地上也不知道。

我确实饿了,大口地吃起来。玲没吃几口,突然说还有事情,背着她的大包就走了。走的时候还诡异地一笑,说祝我好运。

我把餐桌收拾干净,喝了两杯自来水。看到穹的眼镜,像想到了什么似的走到门前,把门轻轻打开。

几乎就在同时,穹出现在我的面前。也几乎是在那一瞬间,我一把将他紧紧地搂过来。他的身体只是紧张地挣扎了一下,便软在了我的怀里。我把他一把推倒在墙上,捂住他的脸,拼命地吻他。穹斜靠着门,呻吟般轻喊了一声我的名字。一只手环住我的脖子,另一只手在我的身上游走……

我抽完一只烟的时间里,穹依在我的胸前半睁着眼,似在微笑。我拿出五年来写给他的,从没寄出去的满满一镙书信散乱地撒在床上。我们都坐起来。穹仍旧依着我,一封封地拆开,双手颤抖。我从后面抱着他,头枕着他的肩。我听见眼泪滴落在信纸上的声音,眼前一片朦胧,一股暖流沿着他的身体滑落。

许久,穹把头抬起来,望着我。穹说,你真的一直等着我吗?

我眼睛一红,泪又涌了出来。穹扑倒在我的身上。他说,你听到我的心了吗?

我说,过来。我把耳朵靠在他的左胸。

穹笑着说,桌上的硬币像是正面朝上的。

我说,那就让我们重新开始,再来一次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基地 天津同志基地 河北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内蒙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江苏同志基地 浙江同志基地
安徽同志基地 江西同志基地 广东同志基地 海南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湖北同志基地 河南同志基地 辽宁同志基地
四川同志基地 云南同志基地 贵州同志基地 广西同志基地 福建同志基地 吉林同志基地 山东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广州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一同资讯基地 广州同志新闻 广州同志基地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导航 四川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会所 同志健康会所 广州资讯会所
中国同志导航 浙江同志会所 太原同志会所 贵阳同志会所 厦门同志会所 沈阳同志会所
郑州同志会所 上海同志会所 湖南同志论坛 昆明同志论坛 武汉同志会所 江苏同志导航
辽宁同志会所 昆明同志会所 上海同志会所 香港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会所 广东同志会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昆明同志|重庆同志|郑州同志|上海同志|湖南同志|武汉同志|江苏同志|香港同志网.  

GMT+8, 2019-10-23 02:51 , Processed in 0.047003 second(s), 27 queries .

中国最大的最全的 香港同志!

© 2014-2015 香港同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