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同资讯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广同网 门户 生活 同志生活 查看内容

我和好朋友的兄弟上床的故事

2015-4-28 05:0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0| 评论: 0

摘要: 在我还没有爱上谁的时候,我就爱上了爱情本身。在我渴望爱情的时候,东适时地出现了,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就陷进去了。   我不否认东曾经真正地爱过我,只是有时爱得太深就容易见伤痕。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背叛他,可他 ...

在我还没有爱上谁的时候,我就爱上了爱情本身。在我渴望爱情的时候,东适时地出现了,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就陷进去了。


  我不否认东曾经真正地爱过我,只是有时爱得太深就容易见伤痕。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背叛他,可他却不相信我,接着便是无休止的争吵、口角、猜疑,开始我还想,这表明他太爱我了。可是我真的受不了这种自私的“爱”,他骂我、侮辱我。

  我知道我们也不容易,我知道一旦说分手就会有裂痕,于是我忍受着他。可是他越来越变本加厉,有一次,我陪一个刚失恋的朋友去谈了谈心,在回来的时候,我看到他的车了。我心里一跳,想,可能又要有麻烦了吧。刚刚想到这儿,我的电话就响了。我问他在哪儿,他说他在家。我也不想拆穿他,就对他说好好休息吧。可他却不挂电话,还不时说难听的话来刺激我。我很生气,不理他挂了电话,他却说非要我见他不可。没有办法,我只好让朋友先回去了。

  我的态度肯定是不好的,我实在是不想听他说这些。我很伤心,我觉得我再也受不了了,决定和他分手。可他不愿意,还威胁我说,如果我和他分手了,他会让我永远也找不到朋友,他要告诉我家里人,我说不管怎么样,我实在是受够了。我哭得很厉害,为了我们曾经的爱情,为了这个不懂我的男人,也为了自己的软弱。

  可是我经不起他的忏悔、乞求、眼泪还有下跪,所以我动摇了。我一直认为男人眼泪和下跪是弥足珍贵的。我们算是和好了。可是后来他另找了别人,这边却还在纠缠我。

  现在想起来,或许我和东之间并非是真正的爱情吧,曾经发生过的只不过是彼此对爱情的追求罢了。

  一天,东让我去上海找他,说要带我出去和他的一帮朋友玩儿。其实我并不想去的,因为在这之前我已经向他提过分手了。但由于他工作上出了点事,心情不太好,我们也没有谈好,心想就这么拖着吧,反正以后不再理他就好了。

  酒吧里人声鼎沸、乌烟瘴气,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夸张的尖叫声、放肆的笑声……烟味儿、酒味儿、香水味儿、香港脚味儿……奇妙地混合在一起,躁动而煽情。

  椭圆的吧台里,服务员随着鼓点摇摇晃晃,很享受也很陶醉的样子。吧台旁边则坐满了形形色色的男人。一会儿“五”一会儿“六”,一会儿摇头一会儿微笑。我看不太懂,但觉得在旁边观察他们的表情挺有意思的。

  既然来了,就疯狂地玩一玩吧,我想。

  “来!”东举起一瓶啤酒,大家“丁丁当当”地乱碰一气。

  就在东和几个朋友去蹦迪的时候,枫扭头对我说了句什么。

  “什么?你说什么?”音乐很吵,我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你、开、心、吗?”枫把头凑在我耳朵边,一个字一个字地大声问。

  我清晰地嗅到了他嘴里的酒气和身上的古龙香水味儿,心里一动。我看看他,点点头。想想,又摇摇头。他笑着摇头,不再说话,向我举举酒瓶,一边继续喝一边把目光投向舞池。

  枫并不是那种特别帅的男人,乍看起来像那种城府很深的男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给我这样一种感觉,我想大概是自己太喜欢观察别人了吧。

  看着他的侧影,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有点喜欢他了。

  热闹的酒吧,一颗孤独的心。这些,他竟然都知道。

  可能是心情不太好的原因吧,我喝了太多的酒,打破了平时所有的记录。但是我强撑着,我不想让别人看出我是不快乐的。

  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了,我醉了,坐上车我就感觉头好晕,也不记得是谁开车了,只觉得天在转。我不想坐车,我想走一走,想清醒一下。但他们不停车,我想他们也许是困了或者烦了。我就跳车了。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想要做什么,是想得到关心吗?还是想离开他们大哭一场?为了前男友给我的痛?为了这场因为寂寞而开始的无爱的感情?不知道。我只想好好地透一口气。我拖着摇摇欲坠的身体往前跑去。他们赶紧下车拉我,但是我不听。尤其是东,他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对,现在想起来,是这样的,我当时拼命地对他说滚,我说我不认识他,我说我讨厌他、恨他,不要他管我。还有他的另一个朋友也在用力地拉我,后来总算把我拉上车了。我只是觉得好想吐,我心里恨自己喝了这么多的酒,我也恨东,恨他骗了我,让我无法过自由自在的生活。我再次从车上跳下去,由于跑得太快,我摔倒了。我跪在地上哭了起来,不让他们碰我。

  枫从前面下来的时候,我才知道是他在开车。隐隐约约记得是他在拉我并和我讲话,他想让我走,我却不知道怎么回事,靠在他的肩头哭了起来。
1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同志|广州同志  

GMT+8, 2020-5-31 21:07 , Processed in 0.062810 second(s), 23 queries .

广州第一同志 门户网

© 2019-2020 广州同志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