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同资讯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广同网 门户 小说 同志小说 查看内容

同志真实故事:遇见谁就爱上谁

2015-4-28 05:0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8| 评论: 0

摘要: 初夏的早晨七点,阳光还不够澄明,雾腾腾的从树梢落下,晕染了这个小城。他站在城东自家小楼的阳台洗漱,眼前的小城微微的模糊着,就像是临近开演的舞台,遮着那最后一道薄薄的金色幕帷。他心底也升起一点模糊的期待 ...

初夏的早晨七点,阳光还不够澄明,雾腾腾的从树梢落下,晕染了这个小城。他站在城东自家小楼的阳台洗漱,眼前的小城微微的模糊着,就像是临近开演的舞台,遮着那最后一道薄薄的金色幕帷。他心底也升起一点模糊的期待,虽然他知道那幕帏后面的一天其实什么也不会发生。



  他从容不迫的刷牙、剃须、洗脸、洗头,总要收拾妥当才下楼。这时候父母晨练还没有回家,餐桌上预备给他的早点,头晚蒸好的粗粮馒头里掺着红枣、核桃,豆浆是现榨的,水煮鸡蛋是地道的土鸡蛋。他却碰都不碰,早吃腻了,还不如等会在路上买杯咖啡喝。他开着他的白色小车,去新区的行政大楼上班。虽说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城,当地政府仍然把城市建设抓得很紧,在城南远郊辟出一个新区,建起商城、步行街、住宅小区以及称得上宏伟的行政大楼,又把机关悉数迁到新区办公。眼见着政府都去了新区,老百姓顿时有了信心,纷纷在新区买房置铺。连他这样家有私宅的独子,也买下一套二十楼的小户型。新区迅速扩展开来,面积已然是老城的几倍。所以,这小城其实已经不那么小了。开车经过八车道的迎宾大街,街道两旁簇新的楼盘和蒙着绿纱的建筑工地鳞次栉比,想到几年前这里还不过是一丘农田,心里真有点翻天覆地的感慨呢。


  他从行政大楼的地下车库搭乘电梯,刚上行到一楼,门开了,挤进来几名干部,其中就有他办公室的刘主任。刘主任殷切的招呼他,王局长!不认识的人听到这称呼,真是要吓一跳。他看上去还很年轻,额头光洁,轮廓清晰,大学毕业顶多三五年的样子。其实呢,他是高校扩招前的最后一届大学生,毕业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时候的大学生还不像现在这样泛滥,他的同学即或没有出国和去一线城市,也留在了省城的大机关、大企业。他却因为毕业那年只二十岁,还是个恋家的小孩,毫不犹豫的回了家。小城的就业渠道有限,父母都是公务员,自然而然的他也干起这职业。他为人是勤勉的,做事既求好又求快。也是因为这基层机关的水平实在不高,越发衬托出他的年轻有为。加上父亲做过这小城的一个小领导,添了这层关系,他想不进步都难。工作满三年,他破格提拔正科,然后按部就班的当上纪检组长。去年父亲改非时,他又在公开竞选中得胜,做了这单位的一局之长。


  这时候,他那些留在大城市的同学,尤其在省城做公务员的几个,才惊觉他的智慧。别看他这个局长级别不高,整个单位都归他说了算呀,当中就有多少体面和实惠。更何况他只有三十岁,真正是年轻有为,前途不可限量。他去省城参加同学聚会,总要听到这样的话。他对官场不热心,没有积极钻营的打算,但是也不好解释什么,否则别人该嫌他得了便宜还卖乖了。他很清楚,在旁人眼里他可称得上应有尽有。当然,只一事例外,那就是个人问题。在这样的小城,到他这个年纪还没有结婚是一桩很难堪的事情,说起来是要叫父母抬不起头的。刚毕业那几年,他穿一件肥大的正装夹克,在一群中年人里面忙进忙出,简直年轻得可怜。偶尔遇到想给他介绍对象的,家里还帮着推。连对方也想,也对,他还小呢。他是机关最年轻的科员,最年轻的主任,最年轻的班子成员,顶着这最年轻的头衔,就像是可以永远不老。然而时间不等人,家里突然发现他已年近而立,这才急了,开始频繁的安排他相亲。这些相亲最后都没有结果。他骨子里是有一点倔强的,加上年少得意,又添了一份底气,他说服不了自己,也不想伤害别人。婚事无着,好在工作风生水起,制造出一门心思干事业耽搁了的假象。再后来,也不晓得谁起的头,大约见他隔三岔五总往省城跑,替他捏造出一个省城的女朋友来。他故意不去澄清,流言就越传越真。女孩家住省城哪里,做什么工作,说得有板有眼的,连他父母都有些当真。他暗自庆幸,心想拖上两年再宣布"两人"分手,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他今年才三十岁,父母健康,工作又得心应手。他瞄一眼电梯倒影里的自己,以及身旁毕恭毕敬的刘主任,心里十分满足。刘主任正跟他汇报工作,说他联系来做政务内网的公司今天中午到,局里在食堂二楼安排了宴请,又强调这公司是省城某某大学的教授开的,报价比社会上的公司低,为局里至少省了这个数……这种小事是无需他费心的,他不免嫌刘主任唠叨,不发一言的任由他说下去,并不知道刘主任的这些话,在日后也是可怀念的。因为刘主任说,那个人,今天中午就到了。


  正午的太阳,硬硬的落在行政大楼的玻璃幕墙,翻滚着想往里钻,终于还是进不去,只得调头砸在去食堂吃饭的行人身上。他一向由司机送饭来办公室,但是今天他决定自己去食堂。他等到午休广播响毕才下楼,食堂一楼的快餐大厅已经排起长队,谈笑声混杂着饭菜的油烟气扑面而来。有人发现了他,大声招呼他到前面去。他笑着摆摆手,领一只餐盘,不慌不忙的站到队伍最后面等着拣菜。他不经意的想,局里这会正在二楼包间宴请做政务内网的教授呢。果然,午休期间,就有陌生人在走廊接打电话。封闭的走廊把声音嗡嗡的传过来,内容听不清,只听得出声音很年轻,说的是普通话。这大楼从来都是说本地话的,突然有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夹杂其间,就显得特别突出。但是新鲜、活跃的一种,叫人想起小城以外的世界。那电话很快说完了。他却迟迟没有入睡,在躺椅上翻来覆去的,不知不觉上班时间到了。刘主任敲开他的办公室,领着教授和研究生小陈来跟他报到。那声音的主人便掀开帷幕,粉墨登场。


  他对小陈的第一印象,就是年轻。他的年轻是这样面面俱到,不只体现在声音,皮肤,红色的体恤衫,更主要的,是一种兴兴头头的精神气,仿佛随时可以拎起行囊就远走他乡。他走进他的办公室,顿时显出了这房间的暮气沉沉,堆积如山的办公桌像一块巨石压着他。他惊觉——原来自己这么老了!他起身同教授握手,却拿不准和这么年轻的小陈是否也需要握手,一个迟疑,那边已经递出手来,他赶紧伸手,那边又已经在往回收。两人扑了空,然后才握到手,只碰了碰对方的手指头。


  下班前,他清理了办公桌,把积压的文件该丢的丢,该退的退,意外发现他的桌子其实是非常宽敞的。他把退还的文件送去机要室,不料小陈也在这里办公。大约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两个人都很意外,一时间连招呼也忘了打。退还的文件需要逐份清点,他背对着小陈,一面同保密员核对,一面感到耳根微微的发热。偏偏刘主任听到他的声音马上凑了进来,局长局长的大声招呼他,又说给小陈,我们王局长可是名校毕业的高材生!他听了这话,简直是无可奈何的,转身和小陈接上头。他主动介绍,我就是从你们隔壁的大学毕业。小陈只来得及做出一个惊喜的表情,就被刘主任抢去话头,强调我们王局长那个时候的大学生跟现在可没法比,那个时候的大学多难考,那个时候!他抱歉的对小陈笑笑。小陈也笑了笑,心领神会的样子。他和小陈说普通话,保密员说本地话,刘主任的本地话更是以一抵三的嘹亮着。但是他和小陈寥寥的几句对话并没有被刘主任淹没,反而迅速的在他们之间建立起某种共通,像是在暗示着什么。他突然听到保密员对他说好了,十分诧异的回头看她。这才想起自己是来退还文件的,赶紧步出机要室,便悻悻然的感到了不舍。


  第二天,他借故又去了一趟机要室,小陈不在,只看见他挂在椅背的黑色双肩包,也是一个新鲜的记号,学生气十足的。还有小陈留下的香水味,淡淡的,让人想到雨后的田野。不晓得是不是心理作用,整整一天,他总觉得这气味在鼻息间挥之不去。他早起在家洗漱的时间延长不少,把衣服试了又试,经常忘记的面霜也认真用起来。可是,他们刚刚在机要室建立起来的亲密,却迟迟没能续上来。虽然在一个楼层办公,常常听见刘主任、教授或是谁小陈小陈的喊,他们接触的机会并不多。好容易在走廊撞见一回,他点点头,就侧身走过去了。走过去了,他才想,为什么不跟他打个招呼,他们还是半个校友呢。可是下次再遇到,他简直是身不由己的,又摆出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来。他这样的作态,是碍于身份,也是经验使然。在恋爱这件事情上,他还很不在行。心里想的是亲近,表现出来的却是疏远。他们明明是点头之交,其实他心里想的全是他。看见洗手台边的垃圾桶里出现喝空的饮料瓶和饼干盒,就能猜到这是小陈的午饭。刘主任竟然没有给小陈办理食堂饭卡。他当即找来刘主任问话,省钱也不在这一点半点,机关也要有一个机关的礼数。隔天中午,他便在食堂看见了小陈。小陈已经拣好菜,正端着餐盘找座位。他则刚开始排队。两个人眼看就要擦身而过的时候,小陈突然招呼他,您怎么才来?他赶紧接住话头,解释有事耽搁了。又问小陈这几天在忙什么。小陈回答,正要给每台电脑安装用户端口。两个人说着话,各自离开,脸上都有豁然开朗的放松。小陈在食堂就餐的样子,看在他眼里,还有一种不明就里的踏实感。


  早晨,他打开电脑,立即有崭新的登陆框弹出——原来小陈趁他不在已经来装好内网端口。他莫名其妙的感到不悦,同时,也警醒的想,我这是在干嘛!他接到去省城开会的通知,会期一周。他迫不及待的出发。车下高速时,他心头一动,小陈就是从这条路来小城的吧。车子路过一座商厦,他又想,小陈的香水是在这里买的吗。原本熟悉的省城突然变得陌生,变成了小陈的城市。来来往往的公交车里一定坐过一个小陈,拥挤的过街天桥上也一定走过一个小陈。他住进酒店,拉开窗帘,不自觉往学校方向张望。在万家灯火的背后,结束晚自习的小陈正走在宿舍楼前的梧桐树下。想到这里,他突然感到担心,他不知道内网做到哪天,会不会等他回去,小陈已经离开?会议开到一半,议程只剩下参观考察,他便请假返回。车到小城,差不多已是下班时间,他仍坚持要去机关看看。他刚出电梯,就听见走廊里好像有人在叫小陈。他赶紧几大步迈进自己的办公室,办公桌上积压了几份待办的文件,处理签已经由手写改为电脑打印,是内网开始发挥作用。中午,他到食堂吃饭,发现大家的话题也围绕内网展开,跃跃欲试的。机关的气象焕然一新,隐身其后的小陈却迟迟没有见到。他起先还觉得这样很好,他在就好。直到保密员来给他演示内网的操作流程,他脱口问道,怎么是你?保密员才说,小陈和教授回学校了。


  他难掩失落的想,小陈到底还是走了啊。


  夏至以后,太阳变得炙热。午休的广播刚刚响毕,司机把他的午饭送进办公室。他起身去洗手,碰见刘主任在走廊吸烟。他打过招呼,站在洗手台边涂洗手液。听见身后的卫生间传出冲水声,就抬头往镜子里一瞧,小陈走了出来。他赶紧让出位置给小陈洗手。两人点头笑笑,都没有说话。好像他根本不知道他离开过,又像是他在告诉他——我回来了!小陈随刘主任去食堂。他一个人回办公室。这一去一回,无端的生出一份情谊来,就像是在偷偷为彼此守着约。他被这喜悦激励,决定要想办法留下小陈。工作例会上,他提出,率先把政务内网建到乡镇去。他的意见自然得到七嘴八舌的一通赞成。这可是一个大项目,原本已经离开的教授回来了,还带来另一个研究生小张。小张刚到,就把小陈叫去走廊谈话,大意是指责他在这里做了份外的工作。小张到底年轻,说着说着声音便不知轻重的大起来。他坐在办公室都听见了,心里十分反感。在送审的工作方案上,他理直气壮的对人员进行分组,把小张分去负责偏远的乡镇,近的都留给小陈。也是天从人愿,机关在开展群众路线教育,下乡镇不正是走群众路线的重要途径嘛,于是安排一个相对年轻的副局长给小张带队,他呢,就和小陈一起。


  乡下的太阳和城里不同。城里的太阳为建筑阻挡,这里亮一块那里阴一块的,有点支离破碎,不那么吓人。乡下的太阳少了遮蔽,便有一股铺天盖地的蛮劲,突然从车里走出来,只觉得眼前明晃晃的一片,几乎要被它击倒。但是呢,乡下有风,到树荫里安静的坐一会,你会发现乡下是比城市清凉的。乡镇的干部也和城里不同。城里的干部遇事先把话说足,又是感谢,又要表态。乡镇干部全不讲这些客套。你去安装内网,他就把整间办公室丢给你,自个忙别的去了。乡镇干部的热情是留在酒桌上的,劝酒也有一股蛮劲。午餐还能借故下午要工作,晚餐真是吃得跟打仗似的。男干部敬酒你不喝,那就换女干部敬,还不喝,也行,我喝一杯酒你喝一瓶矿泉水。眼见着小陈喝下第三瓶水,他不得不端起酒杯。客人终于开口喝酒,乡镇干部们顿时如释重负,调头你敬我我敬他的闹起来,酒桌热闹得像一锅粥。等到再有人来敬他,他端起酒杯,一口下去,喝到的竟然是水。他不动声色的瞥一眼身旁的小陈。小陈并不理会他。他也默契的收回目光,心里十分宽慰。
123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导航

相关阅读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同志|广州同志  

GMT+8, 2020-5-29 11:07 , Processed in 0.070283 second(s), 24 queries .

广州第一同志 门户网

© 2019-2020 广州同志网.

返回顶部